首页>少帅你老婆又跑了>第354章 出头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354章 出头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  顾轻舟对司慕的事,始终不温不火。

  魏清嘉提出要为司慕奔走,临行前含情脉脉看了眼司慕。

  司慕心起了涟漪。

  这涟漪不是对魏清嘉,而是对顾轻舟。

  连魏清嘉都想要拯救他,亦或者说想卖个人情给督军府,身为司慕盟友的顾轻舟,始终不发一言。

  回到新宅,司慕猛然砸了一个水晶杯。

  碎晶满地,杯子里的葡萄酒流得到处都是,羊绒地毯染了酒污,似一朵妖冶盛绽的花。

  “你好像很享受!”司慕眼眸寒芒涌动,胜过无数的剑锋,缕缕都劈向了顾轻舟,“你想做我的寡妇?”

  顾轻舟知道他生气。

  他生气,她后退了一步,坐到了沙发。

  司慕很想前,扼住她的脖子,可她的肌肤都被司行霈触碰过,司慕觉得恶心。他强压住动手的念头,狠戾道:“你看着我落难,很高兴是不是?”

  “我为什么要高兴?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慕一怔。

  顾轻舟眼眸澄澈,似一泓清泉,定定看着他。

  司慕不知自己怒气到底从何而起。

  顾轻舟没有必要幸灾乐祸,也没有义务为司慕奔走。

  她像只雀儿,岳城军政府这棵大树繁茂矗立,她停下来筑巢扎营;若是这棵树倒了,她第一个要飞离,自谋生路。

  她只是雀儿,翅膀瘦弱,庞大的军政府要倒,她根本扶不住。亦或者说,她是条毒蛇,盘踞在树,毒牙能守住地盘,可她无法决定军政府的命运。

  司慕现在遭遇的,跟顾轻舟无关,甚至跟他自己无关,是政治部要为尚涛报仇,更是李柱觊觎三军总司令的位置,他自己都没能力去拯救,何况顾轻舟?

  “你先楼!”司慕像泄了气的皮球。当愤怒远离之后,他像被人抽干了力气般,无力坐在沙发。

  他不想冲顾轻舟发火,更不想看到她。

  顾轻舟的存在,对司慕没有任何安慰。他憎恨她的一切,哪怕自己被丑闻缠身,即将要被送往南京受审,他都能分出心神来恨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却没有动。

  她突然盘起腿,动作有点俏皮。伸手触摸脚背袜子纹路,顾轻舟徐徐开口:“你也觉得我这个人没有良心。”

  “你本来没有良心,还没有良知和羞耻!”司慕道。

  攻击顾轻舟,他素来不会手软心软口软,什么难听捡了什么说。

  “......我也觉得我没什么良知。”顾轻舟道,“不过,我有医术。”

  司慕浓眉紧拧。

  他头疼欲裂,精神也差到了极点,实在不想听顾轻舟说话。

  顾轻舟却根本不打算有什么眼色,她继续道:“以前每到春夏之际,乡下人会生火疖子。

  这种火疖子很疼,服药、敷药都没用,我师父会用芙蓉膏,对火疖子进行催化,让它成熟。

  火疖子只有成熟了,才可以刺破排脓,再用药,慢慢好起来。若是火疖子不成熟,很难让它消散。”

  司慕听着她稀里糊涂一番话,神色更为冷峻。

  顾轻舟继续道:“这是一个喻。聂芸的死,是军政府发了个火疖子。你们都在用尽手段,想让它悄无声息的消失,而我却在等它成熟。

  你们的手段,看似高明,却想要压抑这个火疖子,让它消散,这很难,最终只是让它潜伏,可能过段时间重新长起来,费时费力。

  而我等待它成熟,甚至主动催熟它。等它成熟,表皮软化,我能看清楚一切的时候,一刀下去将所有的脓排出,这个火疖子才能彻底痊愈。我的话,你明白了吗?”

  司慕倒是明白了。

  他的脸色却没有半分好转。

  明白,不代表能接受。

  顾轻舟的解释是,其他人为司慕奔走,都是在做无用功;而她的冷漠,是等待事情的爆发,让所有事都透出来,最后自然而然处理完毕。

  她为自己的冷漠,做了个很好的诠释。她觉得不动才是最要紧的。

  “楼去吧,我现在不想看到你,也不想听你说任何一句话。”司慕很疲倦,阖了眼帘。

  顾轻舟起身走了。

  这次,她没有坚持。

  司慕余光的缝隙里,看到了她的背影。她身材纤瘦窈窕,却有很玲珑的曲线,让她瘦得恰到好处,毫无干瘪枯瘦之感。

  她的脚步坚定,离开了他。

  司慕应该很愤怒,很恼火,可是他的心绪却情不自禁乱转。

  他知道顾轻舟有点鬼才,连司行霈也能被她赶走。

  假如司行霈出事,她会不会也如此淡薄分析利弊?

  司慕此前没必要考虑这些,他的心绪却愣是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错误提交】【 推荐本书

热门小说推荐阅读: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